長江雲

被列一級致癌物,誰在熱捧檳榔

2021-10-05 14:11:22 
分享到:

“檳榔加煙,法力無邊;檳榔泡酒,永垂不朽。”

這句流傳於湖南民間的口頭禪,説的就是近幾年迅速風靡市場的“網紅食品”檳榔。

近年來,隨着龍頭企業的廣告加持,檳榔這個源於東南亞的產物在我國迅速風靡,上下游產值更是高達數百億元。

然而,檳榔的火爆與爭議始終並存。在國際和國內,檳榔均被列為一級致癌物。今年8月,中國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曾發文提醒切勿攜帶檳榔入境土耳其,根據土耳其法律,檳榔中所含檳榔鹼因具有致幻性而被認定為毒品。

就在日前,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突然發佈通知,決定自即日起,停止利用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節目宣傳推銷檳榔及其製品,並要求各地在9月27日前將核查情況報到廣電總局。

面對廣電總局禁令,檳榔相關產業又該何去何從?

致癌爭議

此次廣電總局親自出手叫停檳榔廣告的背後,是小小檳榔潛藏的巨大危害。

早在2003年8月,隸屬於世界衞生組織(WHO)的國際癌症研究中心發表報告,認定檳榔為一級致癌物。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副教授朱毅表示,檳榔對口腔的黏膜傷害,首先來源於檳榔鹼、多酚和亞硝胺等物理和化學刺激,可能改變口腔微生態平衡,發生氧化應激反應激發炎性因子,促使上皮細胞在短時間內凋亡,同時阻止機體清除這些細胞外蛋白質,造成口腔黏膜下纖維化;另外,檳榔鹼還會與亞硝酸鈉反應生成致癌物N-亞硝胺,研究者在嚼檳榔的人唾液中檢測出3種亞硝胺類物質。這些反應都在加速口腔癌前病變和癌症的發生。

一篇刊登於《中國牙科研究雜誌》的論文《預測檳榔在中國誘發口腔癌人數及產生的醫療負擔》指出,到2030年,湖南與檳榔相關的口腔癌患者將累計超過30萬,在全國則可能超過100萬,造成的醫療負擔可能超過2000億元(以每例醫療費20萬元估算),足以抵消其對社會的經濟貢獻。

2017年,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佈致癌物清單時,將檳榔果列入了一級致癌物。2019年2月,國家衞健委印發《健康口腔行動方案(2019-2025年)》,其中提到“在有咀嚼檳榔習慣的地區,以長期咀嚼檳榔對口腔健康的危害為重點,針對性地開展宣傳教育和口腔健康檢查,促進牙周、口腔黏膜病變等疾病早診早治”。

湖南省檳榔食品行業協會曾於2019年3月發佈《關於停止廣告宣傳的通知》,要求湖南省所有檳榔企業停止國內全部廣告宣傳。但由於這只是一個行業自律性的表態,沒有任何約束力,因此執行效果並不理想,甚至檳榔廣告近兩年還從廣播電視搬上了熱門的網絡綜藝節目,如騰訊視頻的《吐槽大會》第五季、優酷的《這!就是街舞4》等。

千億產業

致癌爭議的同時,檳榔產業卻在逐漸做大。湖南省檳榔食品行業協會官網顯示,檳榔全產業鏈收入超過600億元,年上繳税收約8億元,“未來極有可能打造成為千億級以上的農產品加工產業”。

目前,檳榔在我國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。其中,位居上游的海南,是國內最大的檳榔果種植地。《海南日報》曾報道:截至2019年年底,海南省檳榔種植面積達178萬畝,是海南230萬農民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,佔全省農業人口的41.37%。並推算,2020年全年檳榔總產值可實現146.8億元。

而不產檳榔的湖南則成為了國內最大的檳榔生產加工地,同時也是中下游企業的聚集地。企查查數據顯示,目前我國現存檳榔相關企業共2.6萬家,其中絕大多數分佈在湖南(1.56萬家),數量位居全國第一。

在國內上萬家檳榔企業中,目前已經跑出了口味王這樣的全國性品牌。資料顯示,口味王集團是國內最大的檳榔加工企業之一,擁有8個生產基地,合計佔地近千畝,分佈於湖南、海南兩省。據北京商報報道,2018年口味王集團實現產值26.73億元。

檳榔產業的步步高昇,離不開各類廣告的宣傳攻勢。

以口味王為例,2017—2019年連續三年獨家冠名湖南衞視春晚,2017和2018年,還同時冠名了湖南衞視元宵喜樂會;此外,口味王還網絡獨家冠名《歡樂喜劇人第五季》,冠名芒果TV的自制綜藝《野生廚房》,並以獨家植入、特約支持的方式出現在2019年熱播電視劇《怒晴湘西》中。在線下,口味王的廣告也出現在了公交、地鐵、電梯、樓道等各類場景之中。

2019年,時任口味王總裁的陳義曾表示,董事會定下的目標是下一個十年,將口味王發展成為千億企業。

當下,廣電總局叫停檳榔廣告,無疑給口味王乃至整個檳榔行業的發展增添了一絲不確定性。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,廣告宣傳可以以最快的方式使消費者對產品產生認知,甚至可以激發消費者的購買慾望。因此廣電總局叫停檳榔廣告,對口味王以至整個檳榔行業的未來體量擴張、產業發展可以説是“當頭一棒”。

記者就廣電總局禁令聯繫口味王客服,對方表示不瞭解相關情況,但企業是合法合規經營。

多管齊下

在業內人士看來,對於檳榔產業的管控,光叫停廣告還不夠,需要多管齊下。

在朱毅看來,一方面可以通過對檳榔徵收重税,讓檳榔重新稀罕起來,昂貴起來,以此來減少檳榔消費;另一方面,在檳榔包裝上設置醒目的警示語,提醒消費者嚼檳榔可能存在的風險。

目前,檳榔廣告本身的包裝角度,幫助其規避了很多爭議,對不瞭解其危害的人帶來很大迷惑性。記者注意到,目前大多數檳榔產品包裝和宣傳中,對檳榔與口腔癌的關係、以及檳榔的高成癮性避而不談。即便標示了有害健康的警示語,也並不醒目,缺乏足夠的約束力。

還有行業人士認為,檳榔產業應該效仿煙草的管理模式。2020年,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修訂了《食品生產許可分類目錄》,其中未將“食用檳榔”收錄在內,這意味着檳榔不再作為食品來管理,也不能頒發食品生產許可,檳榔作為食品的生產許可和監管已缺乏依據。

在朱丹蓬看來,檳榔不再列入食品,意味着未來有可能會像煙草一樣去管控檳榔,也就是實行專賣制。“只有對生產和流通實行嚴格管理和限制,才能夠讓整個行業走向健康、良性、有序,也有利於對消費者安全提供更好的保障。”

還有觀點認為,國家要引導檳榔產業調整發展方向。

據悉,檳榔也可入藥,並被收入了《中國藥典》,作為藥品的法律地位非常明確。北京同仁堂生產的檳榔四消丸、華潤三九黃石藥業公司的木香檳榔丸、哈藥集團三精黑河藥業的檳榔四消片,產品成分中均含有檳榔。

不過一位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(海南)有關專家表示,由於檳榔種植面積大,全部藥用也不太現實。該專家表示,目前行業內部比較混亂,產業何去何從,亟需釐清方向,規範發展。

(來源:中國新聞週刊 責任編輯 彭雲鶴)

6
分享到:

便民服務

定製服務